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尚龙

 
 
 

日志

 
 

上海男人生死劫  

2006-06-30 22:54:00|  分类: 老资情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听得你克隆着燕赵慷慨悲歌大喝一声:打死也不做上海男人,恰似荆柯再世,又要去刺秦一般的威猛,当然这一回要刺的是上海男人。我心里清楚,自己是在劫难逃了,因为我就是上海男人,而且还写了篇让你烦躁的《我就是上海男人》;你连死都不屑与上海男人同葬一块公墓地,而我,生是上海男身,死是上海男鬼,面颊上烙了上海男人的印记,想整容也整不掉。既然生被你嘲,死被你讥,不如爽快地帮你抖开地图,见识一下裹在地图里的那一把匕首。

原来,只象是一截扭曲的、被深度氧化的铁丝;看不出什么风度学识胸怀,也感觉不出什么锋利钢硬坚强,更不必说是慷慨悲歌了。拿着这样的东西去行刺,更多的时候是自己被铁锈锈破锈伤锈疯。“打死也不做上海人”,着实的威猛,但是活像些许曾经唱过“打死也不做美国人”的高调,转眼间就拿了美国绿卡的人;也恰似当年阿Q醉汉般的亢奋:我手执钢鞭将你打……

你说你不知道“马先生是沪上哪路文坛精英”,其实既然你“打死也不做上海男人”了,上海哪还会有什么精英?我当然更不是,至于“哪一路”,我可以向你坦白:下三路——上海没有高山没有高坡,离海也很远,只有数不清的路,出门见路,出门走路,渐渐地就学会了脚踏实地;在上海的马路上,是决计没有人会走着走着就唱高调说大话的,怕腰疼那。

你一针见血地说我富有挖苦之能事,这我该承认,大概我也挖了你的苦了,所以你简直是恼怒地罚咒:打死也不做上海男人。接着你又说“马先生三两段落话就可能引发上海男人仇视全国人民”,这使你“想起了文革期间的上海文痞姚文元。姚文元的本领在于只需用三两句自嘲式的反语就能在全国上下掀起一阵阵的群众斗群众的狂潮。”不敢当,抬举我了。下三路的上海男人,岂能是你所盼望的高瞻远瞩?假如说你打死也不做上海男人,至多是被看作茶余饭后的笑料,假如说你把我的三两段话上升为引发上海男人仇视全国男人,至多是被看作你一心想做我的追星族,那么你将我与姚文元相提并论,显示出来的你,不是历史的纵深感,不是思维的发散性,而是市井女流的诅咒,或是当年的大字报,粗俗而脆弱,真比不上《我就是上海男人》的有理有节,绝无半句粗话脏话恶话,因为我从小深知:骂人是无能的表现?/FONT>。这也算是上海男人改不掉的习性。

你还说“马先生费尽思量的偷换概念,对上海男人的小气的确不无蛊惑性和煸动性”,其实也蛊惑和煽动了你的更加小气。我的一篇千字文,可以引来你洋洋万言的讨伐,看来心胸比我这个上海男人更加狭窄——当然在文字的数量上,我也称得上以一当十;假如你很自恋你的心胸之宽广,何必跟一个上海男人计较?象吃肯德基一般抄了我一大段话,而且又将这个话题狠狠地赚了回稿费;还说打死也不作上海男人呢,我看活着就将上海男人做得美滋滋了。

我一直为一个问题纳闷,为什么上海的女人被公认为是最好的女人,而上海的男人却一再受到口诛笔伐;看着你的文章突然顿悟出来:绝大多数的上海女人都嫁给了上海男人,你不高兴了,因为这使得你的宏论自相矛盾:最好的女人应该是眼光最准确的女人,而眼光最准确的女人恰恰选择了被你看不起的上海男人,还夸自己的男人。这到底是上海女人看花了眼,还是你心底太郁闷?不必太想不开,就算上海男人戆大有戆福成不成?

 

 

有兴趣可以继续读第三篇上海男人应战檄文:《荆柯是壮士,也是恐怖分子》http://blog.sina.com.cn/u/49c646300100049r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