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尚龙

 
 
 

日志

 
 

红楼一梦二十载  

2006-09-11 10:54:00|  分类: 马语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扮完3年古人后,她们遇到了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动荡期,出国、上学、结婚,成了各人努力的目标。因为这种转型,绝大多数演员都离过婚,《红楼梦》给她们带来的变化是全方位的。
 
北京电视台“红楼梦中人”选秀启动,有媒体评价说,仅从选秀活动中,就可以回收一半的成本。可是否能真的从选秀中找到媲美老版《红楼梦》的团队,恐怕连导演胡玫自己也没有底。
 
当年参与过那部经典剧集的演员都从各渠道了解到重拍的消息,扮演过香菱的陈剑月很操心地对记者说:“你能不能转告他们(新版拍摄人员),一定要选年轻演员,不要用大腕。”这大概是所有老版《红楼梦》演职员和大多数观众的心声。当听到新版演员要求时尚化、偶像化的讯息,大家摇头叹息。在这次启动仪式上,放映了多版《红楼梦》片段,从黑白有声片开始,周璇、凌波、乐蒂、林青霞、张艾嘉、徐玉兰、王文娟、陶慧敏,都曾还原过这对中国文学史上最经典的情侣形象。但这些大明星统统在两张白纸前败下阵来,现在人们只记得上世纪80年代那版——一部播出高达700多次的电视剧。欧阳奋强是第一个扮演贾宝玉的男人,可想而知这角色的选拔难度。新版《红楼梦》刚宣布启动,就已经有6000人毛遂自荐演宝玉,而这些人中大多数是女人。
 
很多观众宁愿温馨地津津乐道当年万里挑一的宝、黛、钗,殊不知,1987版刚出来时候,也曾遭到文艺界的强烈批评,尤其是林黛玉的形象,被认为不够美、过于尖酸,那时人们只记得王文娟的清愁,越剧中删去了所有林黛玉使小性子的段落,把林黛玉缔造成处处受气的弱女子,陈晓旭的形象一出来让人无法适应。经过时间洗礼,观众已经忘记了其他版本,也许再过20年,他们又只记得北京电视台这个版本了。
 
20年前的海选
 
中央电视台是先建的《西游记》剧组,后有的《红楼梦》组。扮演尤氏的王贵娥原本是广西话剧团演员,来北京探亲,为了多和孩子相聚,她被介绍到《红楼梦》组当收发。这个长达3年的剧组不比今天可以串戏,所有演员除非退出,否则必须呆在组里。例如饰演香菱的陈剑月和组里签的就是全约,她们在星期天可以逛街,可以回家探亲,也可以到别的剧组,前提是《红楼梦》需要时必须在场。因此有很多演员本来是幕后,王扶林建议,工作人员也可以参加竞争。贾政是副导演,邢夫人负责选演员,探春原本是场记……中老年演员基本上都是职业演员,多是朋友介绍来的,年轻演员则是全国海选。
 
一方面接受自荐和介绍,一方面设立了小分队,选拔铺遍全国。起初听说“扬州多美女”,他们就杀到扬州。结果当地人说这句话是侮辱扬州人,因为秦淮八艳多出自扬州。后来有人又说四川美女不错,队伍又开到四川,果然好几个重要角色都在四川找到。
 
王贵娥每天要整理成麻袋的自荐信,大多是不靠谱的,有小常宝式的夹皮沟姑娘要演薛宝钗,有一脸青春痘的“宝玉”,有不录取就要自杀的中小学生。剧组准备了统一印刷小纸条,上写“感谢您的支持”,把照片再寄还回去。王贵娥称自己是“第一道筛子”,导演王扶林给的标准是“一定要像古代人,不能人高马大,不能超过23岁,有古典美”。这些信中唯一达成愿望的就是女主角陈晓旭。当时任鞍山话剧团学员的陈晓旭年方二九,她的自荐信却非常惹眼,一张挂历式的肖像画、几幅小照、两首她发表的诗,她的字很娟秀,全方位证明她适合林黛玉。陈剑月回忆说,当时选演员多是本色,外形、性格都要像角色,不过陈晓旭倒是很活泼。
 
剧组在圆明园和八大处住了很久,办了3个月的学习班,凡是进入学习班的年轻人最后都会分配到角色,但真正如愿的很少。大家都乱试角色,平儿试妙玉,秋桐试黛玉,只要觉得自己行,都可以一试。陈剑月一心想演袭人,但她也试过秦可卿和迎春。为了演袭人,她和当时她所在的西影厂领导天天哭,因为领导不肯放她走,《红楼梦》剧组派人来先和她签了合同才领走人。
 
进组时大家都是茫然的,除了陈晓旭、邓婕目标明确,其他人也没有主心骨。培训结束那天晚上宣布角色,陈剑月说她的心“都要蹦出来”,有人哭泣有人欢喜。这些人大多几起几落,尤其是主角,她们形容说邓婕的“长头发都在笑”,因为她得到这个角色实在太难了。在她们看来,王熙凤实际是女一号,戏份最重。竞争最激烈的角色就是王熙凤和林黛玉,最后一轮做小品时,邓婕的对手是乐韵、周月和东北演员于兰。邓婕只有1.56米,她的对手全在1.65米以上,想象中的王熙凤应该身材高挑。乐韵演过《一代风流》,眼睛非常美丽,有化妆师就直接对邓婕说,她的眼睛就比不过乐韵。只是乐韵才18岁,年龄不太对。周月身材高大,有演出经验。
 
导演组劝邓婕试试平儿,结果邓婕既准备了凤姐的5个小品,也准备了平儿的小品。她后来写了一段“小红蜘蛛战胜大白蜘蛛”的故事,以此证明自己在逆境中受到的启示。其他演员都认为邓婕、陈晓旭能心想事成,全凭付出比他人多。她们也一致称当年的环境单纯,也有演员送点罐头走走后门,但真正决定命运的还是个人努力。有一个故事非常有趣,邓婕和陈晓旭拿到报酬后,陈晓旭说:“我又有钱了。”邓婕把钱放进抽屉说:“我又没钱了。”这个故事恰好能说明两人的个性,她们俩也算是《红楼梦》中发展最好的。
 
陈晓旭拒绝了记者采访,她认为说这段经历的次数已经太多,并且她也不再是娱乐圈中人。而其他配角演员谈起《红楼梦》仍旧非常激动,认为那是她们人生中最精彩的一段,而陈晓旭也许因为精彩处太多,反而不在意别人艳羡的辉煌。
 
凤姐的另一个候选人周月现在是深圳台主持人,她尚算幸运地演到了尤三姐。邓婕能演成王熙凤的重要原因是她最有力的对手乐韵出国了,乐韵为情出走香港,25岁的时候自杀。像她一样不幸的还有贾宝玉的候选人之一马广儒,他本是安徽黄梅戏小生,因为皮肤不好未能如愿,只扮演了贾瑞。他的下场和贾瑞一样悲惨,落魄中酗酒,年纪轻轻就去世了。
 
林黛玉的候选人是陈晓旭、张蕾、张静林和拉小提琴的王晓洁。张蕾比她们大三四岁,皮肤状态不是少女的样子,尽管她很漂亮还是被否定了,她最后演的是秦可卿,没演完就去美国结婚了,另一个舞蹈演员替她拍完。张静林就是现在的歌手安雯,她长得很干脆利落,被分配的角色是晴雯。陈晓旭本来也不是导演组的最佳人选,她不算很漂亮,鼻子也有点大,但她的书卷气让王扶林一见到就把她列入“首要候选人”,她的胜出也不意外。
 
张莉本是四川的舞蹈演员,她应征的角色是紫鹃。她一上镜头就令众人惊呆了,饱满、圆润的脸让她得到了意外惊喜。大多数人是冲着主角去,结果是龙套,而她却一跃龙门。张莉年纪比陈晓旭略小,有的演员说她和宝姐姐很像,年纪小却很会来事,很有心眼。参与挑选她的王贵娥为她辩解说:“张莉有她的人生哲学,她是不大合群,有自我保护意识,因此了解她的人不多,说她装傻、太复杂,她也从不解释,其实心里也委屈、无辜。”张莉的生活至今是个谜,几年前她寄过一盘录像给“艺术人生·红楼再聚首”,她的面容基本没有变,说话神态却引起众多猜测,使得更多人想知道她生活得是否幸福。
 
在所有姐妹都入住大观园时,贾宝玉还没有着落。欧阳奋强那年是峨影厂的演员,由史湘云的原定扮演者张玉屏推荐。邓婕奉命去四川寻找他,没见到人,还是留了张字条给他。他进组后一直蔫蔫的,把王扶林急坏了,特许他可以在女演员房间乱窜,坐床上聊天,只要不做坏事就行。有了这道指令,欧阳奋强搞恶作剧,冒充某剧组导演,把头脑简单的“史湘云”郭霄珍骗到离八大处很远的北京展览馆,害得她哭了一场。
 
机会改变命运
 
郭霄珍在“艺术人生”中令人扼腕,家庭需要她供养,因此她在连考几次电影学院落榜后回到了安庆,其后和丈夫来到北京北漂,租住在东四,熬不下去只有回去。《红楼梦》使很多人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却转回原地。前几年,她和陈剑月一起拍《孙子兵法》,说到女儿想喝果汁,在安庆买不到原味的。陈剑月感叹,人在不同的环境,渐渐地难以沟通。陈剑月也是变化较小的一个,她的丈夫侯长荣在剧中兼任北静王和柳湘莲两角,同时是剧组的道具助理,刘姥姥在大观园中吃的菜就是他做的。侯长荣本是扬剧团演员,容貌俊美,王扶林看到他,激动地跳起来说:“这是我的候选人。”王贵娥提醒他说,这个演员将近1.8米高,他演宝玉,黛玉得多高呢?王扶林这才说:“先留着吧!”
 
不过自此以后,侯长荣一直没断过拍戏。黄梅戏《家春秋》里他是梅表哥,他不用开腔,幕后自有人配唱,要的就是他的俊脸。陈剑月在剧组和他搭小品,演的是尤三姐自刎,演的时候陈剑月脸红了,大家才看出他们的关系不寻常。这戏拍了3年,这其间不少演员领了结婚证,他们也是其中一对。戏不是顺拍的,像香菱进荣府的第一场戏其实是最后拍的,当时陈剑月已经怀孕3个月,需要穿小棉袄掩饰。这种情况很多见,细心观众会发现林妹妹的脸忽胖忽瘦,有时都没法连戏。因为她很爱吃,导演不得不控制她的饮食。黛玉葬花时要等待梅花绽放,湘云醉卧芍药丛那段也是这样,第一年芍药花谢了,就挪到下一年拍,这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
 
那时连一个丫环都要和剧组签全程合同,所有演员同工同酬,报酬按戏份算,也是相差无几。补助每天3块钱,再加一块钱“床板费”。陈剑月当时在西影厂每月200元,如果演本厂拍的戏没有报酬,所以她觉得《红楼梦》待遇已经相当不错。她们住在圆明园小招待所,最多时十几人一间屋子,少时4人一间,共用公共厕所和浴室。有一场赏雪戏后,姑娘们纷纷抢浴室,为的是赶紧把人造雪洗掉。学习班为她们请了红学专家,教她们书法、古筝、国画、围棋、诗词,还有仪态老师教授坐立行走。每个人都要写人物体会,像陈剑月就写了香菱前史:她被拐卖的那些年想些什么、做些什么。当然更要熟读原著,虽然王扶林要把电视剧拍得像小人书一样通俗易懂,但也不能什么都不懂。
 
许多年轻演员并没有读过原著,她们来自各行各业,“元春”成梅是营业员,“迎春”金莉莉是人民公社接线员,家里是养鸭专业户,“妙玉”姬培杰是皮鞋厂临时工……她们通过《红楼梦》跳出了原有生活。成梅定居美国,金莉莉考上了中戏,和巩俐等人并称“四朵花”,姬培杰一直在演艺圈……
 
那些在剧中有才华、有心计的角色事业发展得比其他人更加理想,陈晓旭成立了自己的广告公司,投资过董洁主演的电视剧;“探春”东方闻樱是制片人,目前正在新疆拍戏;“贾芸”也是制片人。可是也有一些人步履艰难,赵姨娘的扮演者之一后来身陷囹圄,“小红”过得很贫困,剧组和她们都失去了联系。戏中人的性格就是她们的性格,戏中性格决定的命运也成了她们的命运。

-------------------------------------------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三联》,做为一个让《红楼梦〉伴随过整个记忆的成年人,眼看着那一张张面孔都已不再熟悉,不禁怅然。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