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尚龙

 
 
 

日志

 
 

我曾经对一条小金鱼下过毒手  

2006-11-19 23:44:00|  分类: 马语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像桑陌、胡展奋那样对狗温情脉脉、怜香惜玉的生活姿态,一直让我肃然起敬。至于我,你们都看得出,我非常缺乏他们这样的关爱精神,我不近狗情,不近猫情,反正就是不近动物情,从不养任何宠物,也想象不出我会和宠物之间产生什么令我兴奋的感情。我从来不觉得宠物应该从动物中提升出来,在我看来,这是对非宠物的动物的不公平,所以在我的眼里,所有的宠物也就是动物。不近动物情,算不上很健康的心理状态,我同意桑陌的说法,对待动物的态度显示了这个民族的文明进程,但是我要补充的是,对动物的乏人性可陈,很有肯能是,人性的本身先受到了亵渎,很难想象缺损的人性还会表现出完美的人性来。

我就曾经是这样。我原先没打算上传这篇博文,但是那天看到胡展奋几乎像卢梭的《忏悔录》一样解剖自己人性的弱点(《挖挖我的老疮疤》),我被他忽悠了,胆子大了许多,好像什么心里话都可以说出来了,好在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仅过了法律的追溯期,也过了道德的认错期。

很多年后,我偶尔仍然会从潜意识中冒出来那个冬日阴沉的下午,虽然不可能像是忏悔一样煎熬着自己,但是那一条拖着灼伤尾巴的金鱼,分明就在我眼前恶游。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是否对不起小金鱼之类这么严肃的问题,就像我从来没想过一直隐瞒着这么一段很小的秘密是否有道德或者心理阴影之类的严肃问题。

但是我至今仍然无法想象,就像别人更加无法想象,我曾经用比硫酸淡一点的液体倒入鱼缸,我用的是盐酸,三十多年前——上世纪的60年代末文革时期常常用来清洗浴缸和抽水马桶,我用盐酸杀死了一条金鱼。好像一点也没有来由,那条可怜的小金鱼肯定没有惹我,它只是有点无精打采,即使我将小鱼缸晃了晃,小金鱼仍旧木然一般。我觉得它不应该死气沉沉,我应该让它游起来。我就很自然地想到了卫生间角落里的一瓶盐酸。拔出软木塞,冲出来一股呛鼻的的酸味,我的手背上当时还留着不小心被盐酸溅到过的伤印。向鱼缸里滴了几滴盐酸。大概是盐酸被水大大稀释的缘故,那小金鱼竟然没有反应。那就倒一点下去吧。小金鱼受到了刺激,并不见得痛苦,只是沿着鱼缸壁恶游,一圈一圈地恶游。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待小金鱼游速减慢时,再倒点盐酸,再看小金鱼一圈圈地恶游,享受着目睹小金鱼被灼伤后反而欢快起来的快感。那个下午天气仿佛不再阴沉,大概是我好长时间中最快乐、最得意的一个下午,我主宰着一条小金鱼的命运;一个人在家里,却没有了往日的孤独和卑怯。

渐渐,小金鱼的尾巴泛了白色,有点像是在腐烂,那是被盐酸灼伤了。我停止了游戏,并且想到要编一个理由。我将鱼缸里含有盐酸的水全部换去,又放了些饭粒。小金鱼再一次木然了。母亲回家后看到了悲伤的小金鱼,问我金鱼的尾巴怎么了,我说大概是我这几天给它喂的饭粒太多了,引起它的尾巴发炎了。母亲便不再问。母亲也不可能想象从不撒谎的儿子,会将一个谎撒得很圆润。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惦记着小金鱼,不过它已经死了。我记得很清楚,我将小金鱼倒进了抽水马桶,哗啦啦的一冲水。而那天下午撒的谎,却一直在寻找一个坦白的机会。

    后来常常看到对狗熊泼硫酸的新闻,想想还好,要是那时候我是将盐酸带到上海西郊公园倒到鱼缸里,说不定还关在里面,说不定还枪毙了呢,因为那里的鱼很名贵。为什么没有去西郊公园悲壮一下?不单单是没有想到,而且也是没有足够的零花钱去西郊公园一个来回的车费和门票;再说回来,真要是那么富裕的话,也不必让让小金鱼遭盐酸之灾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