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尚龙

 
 
 

日志

 
 

上海使女人在不安分中伟大  

2007-06-10 21:07:00|  分类: 上海女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起,上海的女性有幸成为文化的女性,所以追求与众不同、追求个性,追求自由,就成为了上海女性的风格。当整个社会还是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状态时,上海的女性却已经进入了知性女性的阶段,这要感谢她们的父母亲,既是有钱的,又是开明的,还是对女儿宠爱之至的,女儿想读书就读书了。但是她们的父母不可能料到的是,因为女儿上的是洋学堂而不是私塾,所以女儿因为有了知识,就有了民主意识,因为有了民主意识,就有了反叛精神,因为有了反叛精神,就有了不肖子孙,因为有了不肖子孙,使得上海女人中诞生了温婉与刚烈相济女人,足以称得上伟大。
   伟大也是一种派头,而且一个女人的伟大派头,往往是从她的小姐派头小姐脾气开始。
   她就是一代京剧大师麒麟童周信芳的妻子裘丽琳。
   上只角的婚姻当然是最死板的、最没有人性的,而上只角男男女女又可能是最有文化的,最接受西方文明的,所以上只角人家的爱情,要么寂静如夜,要么地动山摇。
   1928年,18岁的大家闺秀裘丽琳在看戏时,爱上了周信芳。裘丽琳的外祖父是苏格兰人,因此她兼具中西两种文化。裘周两人的自由恋爱很快成为小报竞相追逐的花边新闻。虽然麒麟童名声很大,但是在上流社会看来,他终究不过是一个戏子,况且已有了妻室。裘家对最为宠爱的小女儿“三小姐”严加训斥,强行看管,不许出门。
   裘丽琳乘着家人看管懈怠之际,穿着睡衣拖鞋逃出了家门,周信芳将爱人安排在苏州躲藏。为此,裘家勃然大怒,登报公开谴责裘丽琳,并声明和她脱离关系,还扬言要对周信芳采取报复行动。裘丽琳给母亲写了好几封请求宽恕的信,但是毫无回音。在受到人身威胁和危机之下,裘丽琳只得请律师在报纸上刊登律师启事:当事人已经成年,依法享有法律规定之公民权利,任何人无权限制其人身自由和侵犯其合法权益。由于无法排解各种势力的压迫,于是,戏子周信芳和裘丽琳真的离开上海私奔而去,周信芳时常在外埠跑码头唱戏,裘丽琳则始终陪伴在他身边。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塑造上海女人的力量。
   多年后终于得以回到上海,周信芳和裘丽琳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裘丽琳按照西方习俗,穿上了代表纯洁的白色婚纱;周信芳则穿了一件燕尾服。而这时候,他们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和父亲了。他们的爱情句号画在了文革中的1968年,裘丽琳肾脏被红卫兵打破裂,死在华山医院急诊观察室外的走廊上。
   曾经有人叹惋,像裘丽琳这么有派头的女人,死的时候一点尊严都没有了,确实是这样。但是当重新回眸这么一个女人的一生时,能够感觉到的,不是她死得凄婉,而是她生得有派头。
   在裘丽琳和周信芳的传奇中,人们可以看到的是比京城《大宅门》千金小姐的爱情故事走得更远,更加义无反顾。这与其说是上海女人率性,还不如说是上海培养了上海女人的率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显示出了真正的内涵。上学使她们张扬了追求自由的个性,而上海的文明毕竟是允许她们追求自由个性,虽然还没有妇女组织,但是裘丽琳可以在报纸上刊登一个维权声明,可以公开地私奔,最终社会依旧接受了他们。在上海,千金小姐私奔的故事层出不穷,为情而奔,为心而奔,奔向男人,奔向南京,奔向延安;有奔得对的,也有奔得不对的。更有想过奔,哪怕就是心里一闪念地想过奔,而最终没有奔的,也一定是命中注定,许许多多女人后来早已经将曾经想过的奔忘得一干二净,而也有女人,即使在生命结束前,还对这一个“奔”字耿耿于怀。
   上海是一个让上海女人有派头的城市,所有的派头,都是来自不安分。所以,上海是一个让女人不安分的城市。
 
(我的新书《上海女人》下个月,就会由上海文汇出版社出版了,这一篇是书中的一小节,据出版社的反馈说,充分看好;仰仗各位网友多多指教啦!!!)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