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尚龙

 
 
 

日志

 
 

“小白脸”曾经是上海女人的软肋  

2007-06-17 22:40:00|  分类: 上海女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一个地方的女人都会有自己的软肋,上海女人的软肋,那就是小白脸了。按照《现代汉语》的标准解释,小白脸是“指皮肤白而相貌好道德年轻男子,(含戏虐意)。”一旦中了小白脸的计,上海女人所有的嗲、作、适宜、清高,都成为了负数。
   1990年的夏天,有两个女孩子,一个20岁,一个27岁,她们完全不相识,但是她们以几乎完全相同的方式,各自做了一件有关浪漫、有关生命的事情,令所有上海人、尤其是上海女人对她们扼腕唏嘘。27岁的幼儿园出纳林懿贪污17万元,那可是幼儿园的伙食费啊;20岁的张亚莉也在自己的单位里贪污公款10万元。假如两个人有前科,或者贪图享受挥霍公款,倒也算了,偏偏这两个人一直品行端正。所以当她们被判处死刑的时候,大众舆论向她们投去了同情的一票:钱是她们贪污的,但是她们是将钱“借”给了各自的“男朋友”去做投资。贪污了10万元的张亚莉后来被改判死缓,贪污了17万元的林懿最后没有逃脱死刑。
   两个人遭遇到几乎就是同样一个版本的男人,所以我们只需要知悉其中一个人的传奇故事就够了。午夜时分,张亚莉和女友从华亭宾馆出来,身后传来了一声英语招呼,回头望去,不远处站着三个男青年,而这三个男青年此时正用日语在交谈——1990年会一口日语是不得了的事情。见她们停了下来,男青年就请她们一起去酒吧。在酒吧里,张亚莉见这几个人都很斯文,长得也很帅,直到快天亮了,他们才离座。张亚莉后来说,她犯了人生第一次的大错,把自己单位的电话号码抄给了离她最近、并且她曾以为最英俊的他。这还不算,她还告诉他,自己是单位里的出纳。
   几天之后,张亚莉果真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要请她吃饭。他隔着餐桌递给她一张名片,名片上印着:“日本投资公司中国部主任。”他告诉张亚莉,他父亲是烈士,母亲是党员知识分子,哥哥在上海警备区,而他自己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党校搞哲学研究,后来去了日本,现在又回国发展了。夜宵临近结束时,他突然拍了一下前额,说是忘记到银行里去取钱了,十分尴尬的样子。张亚莉却毫不犹豫地掏出钱包,把这顿饭钱交给了站在一旁的结账小姐。此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迅速升温了。终于有一天,他对张亚莉说,因为一笔生意要付定金,他身边资金不足,周转不过来,想请她想想办法,先借2000元钱垫上,到月底再还给她。回到家,张亚莉也有点犯愁了,自己并没有多少积蓄——1990年的时候,2000元还是笔大数字。突然想到,自己每天经手外地客户的汇票,反正月底要还的,先从这些汇票中扣下这笔钱吧。
   最拙劣的骗局骗取了最绝对的忠诚,他在骗她,他是实在地骗取她的钱,她也在骗他,她是虚拟地骗取他对她的信任和尊重;甚至张亚莉已经恐惧的时候还不愿意戳破谎言,因为戳破了对方的谎言,无疑也就是戳破了自己的心脏,戳破了自己的未来。一直贪污累计到了10万之巨,一直到了两人逃亡时被抓住,张亚莉才知道,所谓的“日本投资公司中国部主任”,只不过是一个图书管理员。
张亚莉最后被免予死罪,至今还在监狱服刑,而林懿的生命就此结束了。
   据说这两个骗子长得都很帅,这是据张亚莉和林懿说的,如果不是他们长得帅,两个小姑娘就未必会遭受人生的灭顶之灾。撇开一切不说,这两个骗子以自己的卖相而成为“女孩杀手”,当然应该是上海女孩杀手。上海女孩的杀手和北京女孩的杀手,肯定是绝然不同的风格。假如说做一个北京女孩杀手,必须是虎背熊腰,必须是络腮胡子,必须是会拍案而起略略说点点粗话脏话,那么这样的男人风格,在上海是做不了女孩杀手的。上海女孩一直到上海女人,喜欢的不是北派的男人,喜欢的是上海男人。如果武松和西门庆同时作为一个可供选择的男人,如果武松和西门庆同时站在PK台上让上海女人投票,那么,武松真要被活活气死,胜者是西门庆这么一个小白脸。小白脸在有“上海女人”这么一种称呼之后,就象一个影子一样地尾随着。
   品牌化了的上海女人是小女人,她们或许有了不错的婚姻——婚姻错与不错的标准,也就是男人的经济标准。以前,当一个男人成为老板之后,糟糠之妻也就老了,或许男人就讨小老婆了,或许就三房四妾了。“糟糠之妻不下堂”的训诫,首先包含了糟糠之妻容易下堂的危险。男人虽然对姨太太宠爱有加,但是事业的蒸蒸日上,况且也已经生理能力下降,使得他常常无暇顾及姨太太。姨太太是年轻的,有文化的,有情感追求的,有零花钱的,也是孤寂的。这个时候,有一种男人出现在了姨太太的身边,那就是小白脸了。他们没有身份,或许就是司机之类,但是他们年轻,还长得好,他们会讨姨太太开心,甚至他们也是读过书的人,懂得礼仪,懂得女人,最重要的,他们可能就是与姨太太差不多的青春年纪。于是小白脸的故事就发生了。因为上海是老板最多的城市,也就是姨太太最多的城市,所以小白脸也成为了上海的特产。
   抛开小白脸的丑行和不齿,可以窥视到的是上海女人对男人的审美情趣:帅气自不待说,还应该是精致的,温文尔雅的,有风度的,有礼貌的,穿戴一丝不苟的,看上去有家教有学识,而在家较学识背后不言而喻的是他的良好的家庭出生。上海男人是城市化了的男人,城市的规范就是她们的自律,女人的喜欢就是他们的他律。

 

(我的新书《上海女人》,很快就会由上海文汇出版社出版了,全书22万字,这篇文章当然也是书中的一部分,期待着所有的网友的厚爱。)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