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尚龙

 
 
 

日志

 
 

女人和男人敢不敢品尝愉快的受伤  

2007-10-28 22:09:00|  分类: 反调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菲为《反调男女》写的评论刊登载在了10月27日的《青年报》,我不敢说我的书好,但是我敢说何菲的文章写得好,仅仅是《愉快的受伤》这个标题,就是太贴切、而我没有这么想到过的;所以忍不住还要将何菲的文章掠美一下,做一个全文摘录。 

   也是差不多的时候,偶然在新浪博客上读到了不相识的朋友李伟长的博文《谈谈女人,说说男人和天气——读马尚龙的<反调男女>》,撇开是写我的因素,也是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而且好像对我蛮了解的,也而且真是很抬举我,专门为我写了评论,我也把李伟长先生的文章收录在后。而且,当何菲的文章和李伟长先生的文章共同阅读时,当有另一种味道了。

   

何菲的文章:《愉快的受伤》

   钝感力是渡边淳一发明的词,即不能凡事都太敏感,是厚着脸皮抗压自欺的能力。

   看马尚龙的《反调男女》,是需要一些钝感力的。作者对“男女那些事儿”的犀利透彻,犹如去医院放射科照光,温柔一扫,内里的尴尬局促俱现。书里的内容,很多读者都能与自己对号入座,平时视而不见的心态、物态、情态,被短小却点到死穴的文字挑将出来,就像一个爱美的黄脸婆卸妆后的脸恰巧被她挺上心的蓝颜看到,而她本人却还不自知。所以有一种狼狈,需要钝感力来接招。

  曾有人问我,马尚龙是上海蓝颜吗?我说毫无疑问,他给人的感觉适宜。一个男人的黄金时代可能就是二十年左右,但一个男人的适宜却可以是一生一世。这样一个外表温厚平静的上海男人,能写出《反调男女》,那么他的外表一定是内心感受的折衷。而尽量谦逊却依旧放恣文字正是内在能量的释放,如同一场山火的爆发,否则如何长久维持适宜的火候?

  于是参照《反调男女》里的语式,我也演绎出“反调”一种:外表越闷骚的人,内心越透悉,外表越张扬的人,内在越懵懂。

  《反调男女》说的是反比例男女关系。我们都学过反比例,就是“越怎样,越不怎样”。比如大路化的思维定势是,越漂亮的女人越骄傲。可他却写“漂亮女人最自谦”,这就把美女,特别是上海美女的心态挖深写活了。美女从小听惯了人们对她外貌的赞美,不免审美疲劳,想听点新鲜的。且当下的格调男人更喜欢不仅有外貌,外加有特色的女子,于是她也学乖巧了,对外从来都说自己是不漂亮的,小时候还是个丑小鸭。言外之意:她想告诉人们,自己的漂亮是后天修炼成的,是时光雕刻成的,是文化烘焙出的。她希望自己除了悦目,还赏心。这当然要以漂亮或比较漂亮垫底,如此,说自己不漂亮就有了底气,且有勇于调侃自己的意味。好女知时节,漂亮女人自谦通常能得到双倍的赞美,反正人们的眼睛是雪亮的,看得到她的漂亮。这是个讲究光鲜外表的时代,光有内秀也是很吃亏的,于是一个不漂亮的女人也是不乐意公开承认自己是不漂亮的,除了洪晃,大概是因为比较彻底了,说她漂亮等于是在揶揄她,但人家有大智慧好家世做支撑,到底不一样的。同理,一个不坚挺的男人决不会说自己弱,好在宛转善意的上海人很少会去触别人的心惊。

   书里还说,越自信的人越谦卑。意思是只有经济实力弱的人才会示强,而敢于示弱的恰恰是经济实力不弱的人。通常人们的思路是,在饭店里点燕鲍翅的都是有钱人。而现实生活中,恰恰是最能消费这些食物的人,会在服务生推荐它们时,笃悠悠说上一句:“侬叫我点的怎么都是这些菜,我可吃不起哦。”好象真在为买单而发愁。这样的人有足够的底气和自信不怕服务员笑他没钱。而有些人,有时为了面子硬着头皮也会点这些东西,矜持却生涩,有点端着的意思。其实人到了一定境界,会很精算,这里说的精算绝对是个褒义词,意为把自己和周遭环境调和的很舒畅松弛,燕鲍翅此刻该不该点,要视事件、人头、场合而定,如果只是普通的朋友聚会,如果不是太垂涎这些食物,谁会凭空当冲头呢?

  男人的观察力有时真的很可怕。马尚龙很“通”,通晓、通达、圆通,心里明镜一样,场面话和真心话掺沙子,很上台面的。但《反调男女》的文字却充满了严苛却爽利的火花。他祖籍宁波,讲规矩,守礼数,从小生长在淮海路光明村的花园洋房里,家里有抽水马桶和浴室,母亲是拼了一口气也要生活在淮海路的,的确是户好人家。但上海好人家也有一种合理的矛盾:面子上看来风光体面,却又不是大富之家,他年少时,里子清寒的日子也过过一些。这样平静又复杂的上海生活使人想问题从来都不太单纯,是要“拗一拗”的,内心的沟壑有点曲折,表面是大海,海底是暗礁,却往往通往事情的本质。

   在上海,人与人,人与城市的距离看着如此之近,真正接近了,却总感觉遥不可及,所以上海男女的日子和调子是矛盾又辨证的。在上海人的生存空间里,前后左右都是人,不得不精,精明加精致,精得很积极,就像乘坐一辆拥挤的公共汽车,虽然拥挤,却是有方向的,不比在大漠荒原,虽然任由你驰骋,却找不到方向。如果说男女与城市构成了世相的盘丝洞,那么马尚龙的这些反调如同在盘丝洞中结一面捕鲸鱼的网,让人既刺激又振奋,不小心还会受伤,然而却是愉快的受伤,就像皮肤最脆弱最容易受伤的时候,恰恰是除去角质变得最纯净彻底的那一刻。

 

 

李伟长的文章:《谈谈女人,说说男人和天气》

   这个年头,谈谈男女,讲讲两性,说说风月,似乎是最为保险和安全的事情。尤其在上海这个城市,这样做还会有额外的好处,就是博得人前的雅喻——懂得风情。不懂风情诺干年前是夸奖,现在几乎成了土老冒的同义词。说一个男人懂风情,对他来说是赞扬。

   马尚龙先生不愧是这行的好手和老手,自到《现代家庭》担当主编之后,突然焕发明媚的文采,开始写男道女,写得还很牛逼。看过马先生的文章,不仅感叹他的见识和文笔了甚是了得。如此的文章须有两点得出彩。一就是见识,二是文笔。

   这里的见识当然比不了哲学家,未必有那么高深,但一定得要准,要有趣。虽然不是个个人都能够写得像柏杨老先生那般对女人了如指掌嘎嘎的,但也得说出个一二来。马先生不是个杂文家,字里行间却常有精妙之处。于男人,这是修为。于作者,这是本事。 

   就说这本《反调男女》,书中篇幅文章不长,千字不到,却每篇都有那么一个道理藏于字间,着实不容易,所见的多是极为普通的事情,诸如女人的头发与学历,男人的肥胖与忠诚,再比如男人留指甲,女人的粗项链。总归是连篇琐事,但好在马先生就能从中说出一个“反”字来,说出这些现象背后的东西来。这确实是本事。

   风月文章给谁看的?想必马先生也知道,肯定不是大观园里的焦大能够看懂和喜欢的,也未必是聪慧顶天的黛玉能看上的。如果一定要拉个人来做比喻,那就是袭人或者贾蓉之类。认识一些字,也颇有些空隙时间和地位。他们要看,除了要有一些见识,那就要求文笔好看,要有趣,要轻松,至高的境界是要让看的人,看过后,点点头,笑一笑,然后什么也记不到。这绝不是贬马先生,却是赞扬。我想聪明的他也应该不会相信,这样的文章还能有入文学史的命?所以速朽对此很重要,结束了才有开始,讲第二遍的时候,讲者神采依旧,听者也一样敬佩有余。

   马先生文章的有趣,举出一段来,能够说得更为清楚,书中有这样一段:“开双眼皮,垫鼻梁,隆胸——老外反而兴趣不大。老外把我们认为不漂亮的女人讨去做了老婆,也算是有了归宿。而中国美女到底还是留给了中国人”。这是轻幽默,有那么一点智慧蕴含在内的,不经历时间,酿造不出。

   有了不凡的见识,有了不平的文笔,也就有了懂得风情的马尚龙先生。至于书中的王震坤的插画,与书相得益彰,增添了书的雅趣,还是另作一文表示一下敬仰之情。

  (注:李伟长的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lwc675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