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尚龙

 
 
 

日志

 
 

80年代上海男人的生活情调雅俗兼容  

2009-06-22 22:40:00|  分类: 上海男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0年代弹指一挥间,但是80年代上海男人的生活情调已经恍如隔世,遥远依然亲切。这一组图片的摄影者,是当今大师级的摄影师、《新民晚报》摄影部主任雍和,也是上海男人。

 

   上海好像是没有男欢女爱的情歌的,至少没有很煽情的情歌。比如“妹妹你坐船头,我在岸上走”,“是哪个背我过河么?是我啊”,“你若是我的哥哥哟,就把我带走”……这样的情歌,上海人不仅唱不出来,也没地方可以唱,无山无水,上海情侣至多也就是月光下对着黄浦江耳语情人墙的惆怅。在上海的马路上弄堂里,像“信天游”这样高亢的山歌,像“纤夫的爱”这样奔放的船歌,真要对着情人唱出来,是要把情人吓走的。吴侬软语之软,也就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看得见听得到摸得着,话也就绵绵。

   上海男人对女人的感情,结婚前是羞羞答答,结婚后倒是大大方方。妻子雨水中发嗲,不是发在自己的金枝玉叶,而是发在了自己的皮鞋,上个礼拜刚刚买来,大水一泡就走样了。男人就舍得自己的皮鞋了?当然不舍得,上海男人对服饰的爱惜不亚于上海女人,所以男人抱着女人淌过门前的大水,脚就像是跳芭蕾舞一样,是踮着的。

 

 

 

    当年石库门建筑的始作俑者,无论如何想象不到,有一天,石库门之门仅仅就是性生活之门,石库门除了性生活不能在门外做,所有的生活都可以在门外完成。所谓生活就是过日子的一切。倒马桶,汏衣裳,晾衣裳,检菜剥毛豆,擦自行车,吃夜饭,乘风凉,滚铁圈,造房子……剃头实在也是石库门弄堂最寻常的事情,因为寻常,也就没有了坍台的感觉。对于这样的女人来说,真要几十元在“红玫瑰”剪个头,肯定一夜困不着,“肉麻”啊——上海人的“肉麻”常常说的是花掉了舍不得花的钱,身体都已经发麻了,比肉痛有过之无不及。男人嘴上不说,心里也肉麻的。石库门里的人既有穿金戴银的攀比,又有勤俭持家的竞赛,是最做人家的人。“做人家”最直观的解释是:一家人家是做出来的,虽然女人剪一个头发也就是几毛钱几块钱,但是不肯的。何况男人的手艺一点也不比剃头店差,剪得刷刷齐。

 

 

 

       1980年代初,两个做父亲的男人。也许两个人都是上海人,也许有一个不是上海人,也许虽然都是上海人,却是一个在上只角一个在下只角,一个是有知识的家庭一个是没文化的家庭,反正这两个男人带了孩子到了公园坐到一起来了,不约而同的是都买了同样的冰淇淋。不需要确认谁是上海人,谁不是上海人,谁住在上只角,谁住在下只角,谁有文化谁没文化,却很容易辨认出两个男人生活文化背景的差距。长裤男人没有因为穿了长裤而显出上海人的派头,短裤男人倒是因为白白净净、尤其是一双塑料凉鞋穿得一丝不苟而流露出上海男人固有的习俗。再顺着短裤男人的脚往上看,短裤男人手里还拿了块手绢,是为孩子擦冰激凌渍的。手绢不是为了孩子特意带着的,他的裤子里每天都带着,就如同后来的上海男人随身会带一包纸巾一样。

 

 

 

    1960年代,赵丹领衔拍了一部非常政治化的电影《海魂》,台湾一艘军舰的官兵起义投奔祖国大陆……自然是有很多的编造和臆想,如今恐怕没有什么人会想得起来它的故事情节,甚至想不起来赵丹的演技。但是这一部电影创造了一项时尚流行:电影中赵丹穿在海军服里的汗衫——蓝白条的圆领汗衫,因为这部电影而被冠名为“海魂衫”,可以单穿,也可以外套一件夹克,敞开衣襟,一骑自行车,这就是上海小青年了。直至80年代去体育馆看一场音乐舞蹈,海魂衫依旧不过时。严肃、刻板的戎装,而且还是国民党的,可以成为时髦和活跃,挡也挡不住,一如文革时期阿尔巴尼亚电影《创伤》女主角的发型流行为“创伤头”。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把蓝白条的圆领汗衫叫做“海魂衫”的。

 

 

    恰是20年前。天是多么的蓝,车是多么的少,人是多么的简朴。简朴在于服饰,男人不生猛,女人不性感。简朴也在于心理,“嘎许多萝卜夹了一块肉,酱油蘸蘸红烧肉”,小姑娘就心无旁骛地倚靠在栏杆上,男人们也都熟视无睹。在上海这么一座最开放的城市,男女之间恰恰因为城市的规矩而显得疏朗显得矜持,邂逅式的一见钟情显然不属于他们,他们就像是在公共汽车上的匆匆过客,他们自己都不觉得如此的排列有什么奇怪。简朴还在于生活方式,他们的时间就会停留在马路边的栏杆上,笃悠悠的,他们在等什么,他们要去哪里?或许是马路对面电影院还没有进场,或许是业余大学补习班还没有开门,或许就是在轧闹猛,看白戏。那时候还没有星巴克,那时候还没有网吧,那时候也还没有什么钱。以至于20年后他们中的一个女儿说,奈(你们)在练戆啊!

 

 

以上图片和文字,选自于我的新书《上海男人》(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年6月出版)。

凡引用以上图片和文字者,务必注明,马尚龙文,雍和摄影。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