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尚龙

 
 
 

日志

 
 

上海男人之男与难  

2009-06-14 14:10:00|  分类: 上海男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男人很难,难就难在了“男”字上。从中国古人造字的角度分析,“男”有责权利的角色定义,那就是“田”和“力”的组合。在田地里出力气劳作的人就是男人。我没有考证过英语,男人的man,似乎没有什么对男人责权利规定;在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之中,对男人的考核标准是田地里的苦力活。这就委屈了上海男人。从有上海那一天起,上海男人就输了。虽然上海也有人种地,但是上海的主流人群是市民而不是农民。

   上海男人没有公家地,也没有自留地,不可能在田地里干活,顶多是在阳台上怡花弄草;不干农活,气力也就式微,要是举行全国掰手腕、拔河比赛,上海男人断不会有什么好成绩。夏日里北方多有“膀爷”(赤膊男人)满街跑,上海绝少,除开文明和审美,也因为北方膀爷的肱二头肌三头肌很是发达,像女人的胸围一样值得炫耀。

   上海男人被称之为缺少男子汉的气概,多多少少还留着对古人“田地里劳作”的会意。

   没田没力气,是上海男人之难,幸好,这一种自然条件也给予上海男人一个取于“田”而悖于“田”的出路。上海简称“申”,简直就是天意,太有意想不到的意思了。“申”就是“田”字出头又出脚,就是从“田”的困境中硬生生杀出两条路来。

   牵强附会地说,“申”就是上海男人的性格。当“申”从“田”中脱颖而出时,它换一种活法了,它出人头地了。被申贯通的“田”,将农田的阡陌交通,化为城市的十字路口。如果说,“田”中人,不免为田所困,那么,“申”中人,不管你处在什么角落什么层面,虽然也有点迷宫的困难,用心地走,总是能找到出口,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在“申”字中,看到了最精辟、最激动人心的注解。

“田”变成了“申”,“力”也就没有了炫耀。上海男人也就是“申男人”,上海男人的心气、力气、脾气,因为“申”而自成体系。

  “申”是从“田”中找到的活路,上海男人对路有天生的好感和亲近,不仅因为路就是自己的生存方向,也因为,路就是自己的生存方式,这一个生存方式就是“路数”。

一个上海男人可以贫穷,可以卑微,可以一事无成,但是不可以被人家耻笑路数不清。

   路数是上海男人的标识。路数可以意会而难以言传。我请教过许多人,谁都认同上海男人最讲路数,而且对路数的内涵十分明白,但是几乎谁都讲不明白、讲不透彻,路数到底是什么,路数包括了什么。路数是思维方式,路数是待人接物,路数是领导能力,路数是邻里关系,路数是不卑不亢……又不完全是。但是可以体会到,上海石库门生活空间的战争与和平,上海红绿灯下的服从与对抗,上海男人女人的平等与暗算,上海贫富之间的羡慕与不屑,上海上只角与下只角的隔膜与渗透……都可以发现路数就像毛细血管一样遍布上海所有的神经末梢。

   “申”就应该是路数的形象工程。每个人都可以找到入口和出口,但是互相之间的线路是有规定的,不能随意攀爬,不能随意逾越,不能为所欲为。游戏规则,在“申”中,勿宁说是在上海男人之中,是路数之首。

   没规矩不成方圆,没路数不成上海男人。这就是“申”的意思。

 

 

(这是我的新书《上海男人》自序的一部分,上海辞书出版社刚刚出版,以下是《上海男人》的封面,和两年前的《上海女人》封面是两种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