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尚龙

 
 
 

日志

 
 

“动迁组长”徐根宝是否动迁得了“最牛钉子户”…  

2009-11-11 21:46:00|  分类: 马语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根宝向朱骏提议资源整合,基本上就像是动迁组在某个地块上贴出来的动迁通告,徐根宝就是动迁组长。可以商谈的是条件,不可以商谈的是结果。

 

   “凹门痛”,是上海的俚语,大意是受到了无奈而说不出口的不痛快,与澳门无关,这凹进去的一块,针打不到,药吃不到,痒挠不到。如若搞不清楚,可以打一个电话给周立波,他不仅编了一本字典,而且前一段时间也遭遇到了一个和他有关系的女人给予他的凹门痛。

   如果你还弄不清楚,可以打一个电话给申花老板朱骏,他也凹门痛着呢。

   是徐根宝弄得伊凹门痛啊。一两年前我曾经幻想过,朱骏老板请来徐根宝做申花主帅,不说足球把人家踢死,两张大嘴都足以把人家说死,中国的曼联世界的申花,何等的不可一世。朱骏的铁腕足以将任何教练球员捏成粉末,徐根宝的铁头足以将任何总经理董事长顶到天涯海角;我蛮想看看铁腕和铁头的PK。当然我知道凭着朱骏的超高智商情商,绝对不会把徐根宝请进来,做死啊。

   但是徐根宝下了战书。你以为是商谈?是通报,是告知书,基本上就像是动迁组在某个地块上贴出来的动迁通告,徐根宝就是动迁组长。可以商谈的是条件,不可以商谈的是结果。朱骏老板当然不愿意就范,但是当徐根宝来商谈资源整合的时候,当徐根宝被外人揶揄是在蛇吞象的时候,朱骏老板或许就想起了《沙家浜》中的著名台词:这个队伍是你当家,可是皇军要当你的家;朱骏老板或许还想到了手下人曾经递过来的一纸文章:螳螂捕蝉岂知黄雀在后,我只知道杜威是蝉,而不知道谁是螳螂谁是黄雀。

   朱老板凹门痛了。他不能拒绝对方为了振兴上海足球的握手,他不能拒绝对方免费送上来的青年近卫军,面对貌似“曼彻斯特”“巴塞罗那”的“上海联队”名字,面对着不仅仅是徐根宝的徐根宝,他或许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的语塞。

   没想到结局是如此的无语和戛然。就像是近来的天气,周一还是28度,一夜秋雨,一地梧桐树叶。朱骏老板已经沉默了三天。这可不是他的做派。

   有好事者插杠进来:不能没有“申花”的名字,这可是上海的名片啊。我也曾经迷糊于为什么要将“申花”丢在一边;迷糊之际突然醒悟:“申花”二字在,根宝皆枉然——申花的经营权属于朱骏,摘去“申花”,日后的上海联队的经营权就不属于朱老板,朱老板来年依旧是老板,是那一支徒留着“申花”名字的虚拟的申花,顶多也就是像干花一样。

   谁想接手申花,就先拿几个亿出来,再拿一个方案出来。朱老板从鼻子里发出来的哼哼声,就像是一夜秋雨,一地梧桐树叶。

   朱老板当让非等闲之辈,哪里有动迁组,哪里就有钉子户。说不定朱老板就会获得一个“史上最牛的xx户”的美名。恭喜了。

 

(本文发表于11月12日《东方体育日报》马尚龙“飞马派”个人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12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