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尚龙

 
 
 

日志

 
 

上海女人,睡衣不等于睏衣  

2009-11-19 13:24:00|  分类: 上海女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白天穿睡衣的时候,里面是戴胸罩穿内裤的,晚上睡觉时候穿的睏衣短裤里面是真空的。按照某一位爱穿睡衣上街的女人的说法,衣裳里面戴胸罩穿内裤的,就不是睡衣。   

 如果说上海女人有一百个优雅值得称颂,如果说上海女人有一百个妩媚值得嫉妒,那么上海女人至少有一个缺点,至少有一个不能忍受的低俗,足以减去九十九个优雅,减去九十九个妩媚,那就是上海女人穿了睡衣满街跑,或者是去菜场,或者是去酱油店,或者是去学校接孩子,或者去邻居家打麻将,或者是在家里招待客人,只要是在夏天,甚至也包括晚春和初秋,那一身上下的睡衣就是上海女人的标准服装了:白底子、酱红或者葆蓝或者土黄的小花,袖口和下摆镶了一圈深色的滚边,上衣有袋,裤子也有插袋,考究的做工示意着,决不是自己缝纫机踏出来的。有一位北方女士来上海旅游,当她看到穿着睡衣的上海女人时,竟然怀疑自己的是不是在上海;张爱玲的故乡,新天地的邻居,时尚之都,天哪!怎么会冒出来穿了睡衣的女人?

   虽然并不是每一个上海女人都在穿睡衣上街,而且也可以说,很多上海女人就极其看不惯穿了睡衣上街的上海女人,但是这一笔帐就算在上海女人头上了,成为上海女人的一个话题。之所以这么出名,当然穿了睡衣上街不雅观,同时也应该这么看,正因为是上海女人在穿睡衣上街,所以值得口诛笔伐,如果是某个小城镇的女人穿了肥大的短裤坐在街口,是不会有人非议的,如同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考了99分还是被老师批评一样。

   张爱玲式的上海女人是不会穿着睡衣上街的,也是看不起穿了睡衣上街的上海女人的,尤其是因为穿睡衣上街被当作了上海女人笑柄的时候;但是小弄堂女人,或者还有石库门女人是会穿睡衣上街的,而且她们从来就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当。穿了睡衣上街的主流女人,大约也就是来自于小弄堂和石库门。如果问她们,她们会眼睛一瞪说:问得怪伐?这衣裳有什么不好?是不是叫我穿三点式,还是叫我穿西装?说话的时候,说不定还带出了一些“叱那叱那”的市井切口。

   市井文化有市井文化的肤浅,市井文化也有市井文化的理由;越往弄堂深处走,市井文化越肤浅,也越有理由。睡衣也是如此。其实所有对睡衣女人的抨击,都没有弄明白小弄堂女人和石库门女人为什么穿睡衣上街,更没有弄明白她们是从来不会穿了睡衣睡觉的,她们晚上睡觉时候穿的是睏衣,是极其简单的汗衫短裤,考究的睡衣她们可是舍不得睡觉穿的;在她们眼里,上街的睡衣不是睡衣。有一个事实可以证明她们的说法,她白天穿睡衣的时候,里面是戴胸罩穿内裤的,晚上睡觉时候穿的睏衣短裤里面是真空的。按照某一位爱穿睡衣上街的女人的说法,衣裳里面戴胸罩穿内裤的,就不是睡衣。好像也有道理?

   她们居住空间极其狭小,必定是公用的厨房公用的卫生;在夏日里她们从房间到厨房到卫生间不知要走多少趟,不像独门独户的主妇,甚至可以做裸体家务。她们没有这个福气,每天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七十二家房客邻居,当然要有一套可以走来走去的衣服,但是又要可以做家务的。她们觉得睡衣还真是蛮大方的,该遮住的部位全部遮住了,而且还很宽松很风凉,在充斥着男男女女邻居的公用场所,也很自然。而且还真要诅咒睡衣的设计者,恐怕也是深谙小弄堂女人和石库门女人的尴尬,才会有设计上的灵动:睡衣居然是有衣袋,上衣有袋,裤子也有袋。要知道夏天女人上街最烦的是什么?是一身上下没有一个衣袋,而睡衣的衣袋恰恰又助长了女人穿了它上街,一边袋袋里放点小钞票癞头分,一边袋袋里塞只马夹袋,去菜场就方便了。就是在家里,睡衣的衣袋也有实际的用场,比如放一只一次性打火机到厨房间点煤气用,比如放一串钥匙回房间时用,比如放几张手纸去公用卫生间就急。没住过公用住房的人,根本不知道这一些鸡零狗碎的重要性。还有另外一个用处,是连睡衣的设计者都没有想到的,证券营业所里做股票的男男女女,就有穿睡衣的。对于她们来说,睡衣就是她们白天居家生活做家务的工作服,两套睡衣调上调下,每天洗一把,用衣架晾得服服帖帖;穿在身上还真蛮好看的,还真不便宜的。如果有人会跟她们说睡衣不文明,她们会反唇相讥:侬帮帮忙,我穿了嘎许多衣裳还不文明啊?难道还是穿吊带衫文明?只有等到她们搬到独门独户的新居后,才会对睡衣有新的想法。存在决定意识,在什么时候都是一定的。

   当睡衣有衣袋的时候,不是画蛇添足,反而可以联想到它的许多妙用,可以联想到它不仅仅对于小弄堂女人和石库门女人,而且也是对于整体的上海女人来说,是一种务实的需要和精神的象征。务实的需要是很实际的。这精神象征里包括的东西,是虚的也是实的。它会有女人的精打细算,会有上海女人的小聪明,会有上海女人的多快好省;对了,还有上海女人的私房钱。上海女人衣袋里收藏着各种各样的私房钱藏匿密笈,上海女人的衣袋里收藏着上海女人的女人经。

(选自我的《上海女人》)

 

我的《上海男人》                我的《上海女人》

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年6月出版     上海文汇出版社2007年8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6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