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尚龙

 
 
 

日志

 
 

想象金哨在监狱当裁判  

2010-03-11 22:15:00|  分类: 马语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少年来,金哨是第一次穿了非裁判服走到球场中央,幸好短裤的屁股部位,有一个贴袋,红黄牌就插在里面,这是金哨昨天一再坚持才获得的满足,不过红黄牌早就不是球场上专用的,是在废纸篓里好不容易拣到两张硬纸板,一红一黄,金哨将它们剪成红黄牌大小,有点色差,也就聊补于无了。

   为了今天这一场比赛,金哨昨夜无眠,激动程度,超过了当年的处女哨,也超过了当年的处女黑哨。是金子总会闪光,是金哨总要上球场。一个月前,领导,不,不叫领导,叫管教,管教通知他,监狱要开运动会,组织犯人足球赛,决定发挥他的特长,担任足球赛的裁判。从那一天起金哨就没有睡踏实过。他没有想过,此生还会重新走到球场。进监狱时,他心里发誓过,哪怕有来生,他决不做裁判,当然不做的是中国足球裁判,那是一个坑,是一个好人进去坏人出来的地方。但是当管教一脸严肃地告知他的时候,他的心里可以用这句成语来形容:受宠若惊。

   一个被执法的人,要在被执法的空间里为一场比赛执法,金哨憧憬了一个月,紧张了一个月,就像是要迎接国际裁判考试一样,心里默念着裁判规则每一款每一条,他决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偏差,昨天晚上,他甚至还试了试举红黄牌的动作,牢友告诉他,这个动作和他们当年从电视上看到他的举牌动作一样威严。

   金哨走到球场边,胸前挂上了裁判哨,其实也是兼用的,是管教平时用的哨子,借给他用一下。金哨忍不住地试吹了一下,多年未吹,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底气够不够:“拘……”很长很亮很响的哨声,比平时管教的哨音还厉害,陡然间在监狱操场响起来,一片寂静,金哨不好意思朝管教笑了笑。在正常情况下,管教的哨声为了显示人文关怀,尽可能地平静,金哨这一哨,倒是响彻了监狱。

   于是金哨也学会了平静。比赛开始,其实这些人踢球是用不着裁判的,因为水平太差了,但是金哨依旧用国际比赛的标准吹哨,铁面无私,越位,违例,疏而不漏,哨音此起彼落;有一个犯规太过明显,金哨毫不留情地掏出黄牌,以至于踢球者抱怨金哨像真的一样。幸好管教为他说话,你们想一想,金哨是吹过世界杯的,给你们当裁判,你们要珍惜!

   是啊,要珍惜,金哨也这么想。这么多年,金哨除了国际级比赛吹的是真哨,国内比赛的真哨,不好意思,也就是这一场了。监狱足球比赛的频率,很低,要入围的机会更难,下一次监狱足球赛会在何时?

   (本文刊登在《东方体育日报》3月11日,是我的“飞马派”专栏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17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